__2017-12-16 如一模式识别研究

如一模式识别研究

工作计划>>如果选择只有一次

如果选择只有一次

  看来大家都对做人的问题比较有想法。我们仔细想想,会发现一个问题,越是简单的道理,想做到越是难。这点在回复中也有体现。与其说做起来难,还不如说在我们的生活中每每发生环境改变,选择左右,或者走那条路的问题上总是把自己搞的糊糊涂涂。现在我们是和平的年代,即使有点差错或许还有机会改正,如果只有一次选择呢?今天我们不讨论高深的心理学问题,也不去谈够不着的哲学。我们今天还是以讲故事的形式来看看所处的环境,所做的选择,与所走的路之间的关系

  这个小故事故事源自一个老兵的回忆。那么既然是回忆我们就需要往回倒。回到打鬼子的时代。那个时候我们无论是果军还是tg相对于鬼子都是弱势。所以很多时候,我们不得不面对死人总是多的情况。当然这个死人大多数情况还是还是指的一线,老兵嘴里的炮灰,可是有那么一回好像不是一线当炮灰。某次和鬼子对战。前面一个团很快就扛不住了。一天半就回来一个团指挥部,还有营连长各一个。剩下的兵大多数也是指挥部的人。二线的团很快就得到命令,顶上去。

  老兵就在这个团。当时他们的连长有点红,所以总是受怀疑不受待见。所以当命令下来以后,没啥悬念的他们连就顶上去了。上阵地前,连长讲,我不是tg,但是现在面临鬼子,我们得拿出tg那种和鬼子斗到底的精神。如果你们都拼命,下来他们就是把我当tg给判了我也认了。

  等老兵他们冲到阵地前,意料中一片狼藉。死的人都来不及拉走,满地的零件。他们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的整理阵地,鬼知道小鬼子啥时候再冲上来。整理完阵地后,连长再次把他们拢到一起。告诉他们,现状你们都看到了。我们没有退路,面前是小鬼子,后面是长官,前进胸口中枪,我们是英雄,没人承认我们也是英雄。后退,我们都得被毙了。不管是不是我们顶不住都是个死,给你们说句明白话,后面的人肯定不会给我们下撤退命令的。我们死光了他们就跑。给你们说这些就希望大家放下心里的石头。左右一个死,我们能换一个小鬼子就能给兄弟们减轻一点压力。

  说完话,大家也都明白了。本来还有些提心吊胆,现在搞明白原来真的没路可走了。一下子都淡定了。该干嘛干嘛,一个慌张的也没有。老兵说有时候当人知道自己必须面对死亡的时候反而是没负担。恐惧更是全部消失。脑袋里想的是过一会如何多杀一个小鬼子,剩下的。。。也没啥了。下午进入阵地一直到傍晚对面的鬼子也没动静。大家都感觉奇怪。这是要让老子多活一天啊。一夜无话。当天色黎明的时候,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突然间,从对面的纵深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响动,然后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样呼啸着从他们头顶掠过一个东西。当大家都茫然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炮击。。条件反射似的大家都爬到了战壕里,可是什么也没发生。等大家拍拍土站来的时候对面突然间接二连三的想起了刚才的声音。这种声音肯定是开炮,但是谁也没听过这动静的炮声。而且还不往自己头上炸。大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都不趴下,仰着头,听着巨大的呼啸声,齐齐向后转,然后看到远远的地方炸起了巨大的黑云。。。。一波一波的炮击像巨大的烟花在他们数公里的身后开始向天上冲去。大家都有点蒙,还有点高兴,因为他们知道,那个地方是团部。。。。

  二十分钟以后,正当他们准备迎接小鬼子的冲锋时,从后面跑来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尉,拉着连长就喊,师座刚才在团部被炮炸了,要你们赶紧回援保护。连长淡淡的问,不是有人吗。中尉说都死了。团座,警卫连都死了。师座让你们赶紧回去,连长故意问,这阵地丢了怎么算。中尉都哭了。师座都快死了还要阵地干嘛。于是这个连齐装满员的跑回去抬人去了。在回去的路上他们腿一个劲打颤,不是因为跑不动,是后怕,当你知道不用死的时候,怎么突然间就怕死了呢?

  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后面的日子他们依然不受待见。好在没有再和小鬼子正面接触过,直到有一天,他们无意间发现河的对岸有一群穿着明暗不一服装的队伍。大家隔着不宽的河相互看着。连长轻轻的说,他们就是tg。当时大家一下子就回忆起那天炮击的事情。但是谁也没说话,都知道,这个时候谁打个招呼,就是给自己找麻烦。半夜的时候突然枪声大作。连长把大家集合好,告诉大家tg偷袭,我们马上出击。当时都睡的懵懵懂懂的,拿着枪就跑出去了。路上还看到他们一个营的其他兄弟也都跟着跑,跑着跑着。。。。。

  恩?怎么枪声越来越远了呢?跑了半个小时后,大家停了下来。营长站在一个土坡上,突然说道,弟兄们,上面的人不把我们当人看,次次让我们当炮灰,我们就是当炮灰也得当的自愿,谁把我们当人看我们才能为他卖命,今天我准备投tg,跟我走的站在左边,不想走了不勉强,留下枪自己回去。呵呵,没啥悬念,他们一个连,连多一句废话都没有就站在了左边。剩下的三个连在稍微犹豫以后,也齐齐的向左转。

  后来这个营成了一支骨干力量,在无数次的战斗洗礼中战功无数,但是他们的营长,连长,包括老兵的很多战友都倒在了前进的路上,老兵说,他们很光荣,他们终于在一支能够认同他们的队伍中卖命,因为每次卖命大家都是一起的,就是被困住,也坚信肯定会有人来救。而且通过教育,他们也知道,他们所做的事情,不但是为了郭嘉,也更是为了自己。这支不起眼的小队伍,走出了三位共和国将军。当然,还有更多默默无闻牺牲的英雄。

  我们今天讲这个小故事是想告诉大家,首先,当你在一个无法被认同的环境中首先看看自己是不是出问题,如果不是自己的问题,那么就要换一个环境,来让自己所做的事情得到认同。这里有个前提,如果你做的事情是无益的,走到哪里都不会被认同。第二,当你面对恐惧与选择的时候,要明白,自己的选择是否值得。如果是值得的,那就放下包袱,努力去做。就是失败,也问心无愧。最后跟对人,走对路,很重要很重要。不要把自己一开始就放在一条歧路上,否则你怎么调整都走不回来。如果选择只有一次,你对环境,道路会有怎么样的定义呢?(本篇完

  ps这里说一下老兵遇到的炮,这种跑能打十公里左右,名称老兵说是96式。威力很大,而且后来tg也有装备,原因不详。

评论留言区

:
  

作者: 游客 ; *
评论内容: *
带*号为必填项目

如一模式识别更新提示

matlab在图像处理方面的应用有更新

如一模式识别 友情链接

关于本站作者     chinaw3c     mozilla